陈杰:站在应该站立的地方/ 对话今牌导师

2017-01-20

有一种摄影师,他们亲临事件一线,身赴社会所忽视的地带。让镜头下的光影发声,用记录的作品阐述现实,望以事实改变观者之心。我们愿称其为 — 事件记录者。

今天的“今牌”导师陈杰曾先后发表7篇关于环境、社会问题的重大事件报道,得到国务院批示,促进问题解决。本期,优秀青年摄影人潘之望,亦是事件记录者的他将作为“百人万元”签约摄影师代表,直面对话导师陈杰。虽为两代但同路的他们,以碰撞的火花去证明 — 以事实推动现实的可能。

本期对话组合
陈杰 vs 潘之望


辅以作品,对话导师

潘之望:在您的成长经历中,有什么样的人和事,让您走上了新闻摄影的道路,并且坚定地承担起了新闻人的职责?

陈杰:真正使我走向新闻摄影道路的是在《新京报》这个平台。严格的新闻职业训练,具有质疑精神的文化,以及报社比较强的抗压能力,使得我通过参与诸多的新闻事件,养成独立思考的习惯。所谓新闻人的职责,就是坚持“追问真相”。


陈杰:2014年10月14日,救助站野化训练区域,一只高约半米,翅展约一米的3岁雕鴞,选自专题《候鸟守护者》。


潘之望:2015年8月23日,北京田径世锦赛男子100米的半决赛中,中国选手苏炳添9秒99晋级决赛,也成为第一个进入百米决赛的亚洲人。

潘之望:您提到过记者存在的价值是报道事实、干预现实,报道现实的时候要冷静、理性、不干预事实,是不是说明您每次拍到的画面都不是在心中有预设,而是在现场随机应变的?要有这种在瞬间把控一个画面的本领您经过怎样的历练?

陈杰:作为记者,我的职能是竭尽所能调查事实,竭尽所能报道真相,我不是代言人,我不是判官,我只是一个势单力薄的记者。所以,往往在介入调查,我并没有先入为主的认为我的报道能带来改变,不过,我相信报道有可能带来改变,而带来改变的是事实本身的力量。新闻摄影的画面不是预设得来的,但采访前的充分调研,对于核心内容的熟知,拍摄会更有针对性。也就是,对核心内容诠释的更主动。


陈杰:2015年10月29日,中国内蒙古自治区腾格里沙漠腹地,中国科学院的专家和律师,及工作人员在一处当地化工企业,通过埋在沙漠里的管道向沙漠直排污染并用黄沙覆盖的区域,挖出被污染的沙子,为环境公益诉讼收集证据,选自专题《埋在沙漠下的污染》。


潘之望:2016年12月16日下午,中国北京,国贸地区高约400米的“首都第一高楼”中国尊顶层(仍在建造中),雾霾和蓝天形成明显的分界线。

潘之望:既然新闻摄影不能干预事实,而又要用所做的报道来推动现实的发展。那新闻摄影师应该怎么做?

陈杰:新闻摄影不能干预事实,这是新闻的基本准则。这里的干预事实,是指不能改变新闻事件本身。而干预现实,是指通过报道来触发社会广泛关注,并推动决策层面来改变现状。摄影师所做的就是准确表达事实,用有力量的影像来触动人心。


陈杰:2014年,珍禽死亡之谜。


潘之望:2010年4月14日7时49分,青海玉树发生里氏7.1级地震。一名被压在废墟中的死者。

潘之望:您曾提到过摄影的隐喻问题,您认为一张好的新闻图片可以象征一个大的历史背景,那您觉得怎么样的新闻图片是能承担这样的责任的呢?

陈杰:对于易于影像表达的新闻事件,以呈现核心矛盾的影像,来揭示问题。


陈杰:2015年8月15日,天津爆炸。


潘之望:2015年8月13日,812天津滨海新区爆炸事故现场,记者在火场东侧的跃进路上,发现五辆严重损毁的消防车,车内已无消防员,部分消防装备散落周围。目前,跃进路上还停放着大量被爆炸毁的大货车,有些车辆仍处于点火状态。消防员提醒,爆炸可能仍存在,且火场烟雾有毒,无关人员切勿停留。

潘之望:您在拍摄一个突发的大事件,比如福岛核泄露,和报道一个暗藏的社会问题,比如安徽“空心村”,会有什么不同的出发点和体会?

陈杰:福岛核泄漏,主要是记载核泄漏带来的人类共同面对的困境。安徽空心村,讲述的是政府在推行一个政策过程,重结果,而不充分考量现实问题,这是基层基本民主的缺失。不同的新闻事件,要放在不同的语境下进行阐释。


陈杰:2015年11月28日,日本富冈町高辐射区的一居民家,还保留着海啸冲击后的模样,选自专题《日本福岛核辐射禁区》。


潘之望:2016年7月20日凌晨2点左右,邢台高新区大贤村,洪水突至,村民们猝不及防。突如其来的洪水没有给村民太多逃离的时间,多位村民被洪水冲走,其中包括几名儿童。截至23日上午7时,邢台市发布的相关数据中,大贤村共死亡8人,失踪1人。图为大贤村内一处民房,洪水在墙上留下痕迹。

潘之望:很多摄影记者都参加了天津爆炸的现场采访,而且很多都是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包括我在内,但是在海量的现场新闻照片中,您的照片脱颖而出,有什么心得吗?

陈杰: 天津大爆炸时,我在吉尔吉斯斯坦出差,我回国到达爆炸现场附近已经是第三天凌晨了。对于新媒体时代,首先抵达现场的往往是离现场最近的人,他们也许就是一个有手机的普通公民,那么摄影师所考虑的是如何在第二落点,或者第三落点,拍出独特视角的图片。在此之前,我阅读了大量视频和图片、文字,但我最想看到的爆炸核心点的影像似乎没有,我认为,这个核心点应该拍摄下来。所以,在第三天天亮的时候,我没有急于进入现场,因为此前现场已进入了诸多记者,也有很多他们拍摄的优秀影像被广泛传播。我选择的是,用无人机飞到爆炸核心点上空,进行观察,在硝烟散去后,我把无人机飞到爆炸点上空,一张高度概括爆炸破坏力的影像呈现在眼前,而且,巨大的黑洞也隐喻的真相的黑洞。


陈杰:2015年8月15日,天津爆炸。


潘之望:2015年8月13日4时,天津市滨海新区天津港的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爆炸现场浓烟滚滚,大批消防车在现场。

潘之望:很多新闻摄影记者都是默默无闻的在做自己的事情,您是怎么看待自己在中国新闻摄影圈内的地位?

陈杰:我绝不去像占山头一样,沽名钓誉的用争“地位”来自我褒扬所做的事情。对于我来讲应时刻反思的是“自己距离真相到底有多远“,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在事实面前,应从行动和思想上“站在应该站立的地方”。


陈杰:2015年11月28日,日本富冈町高辐射区的一处停车场,选自专题《日本福岛核辐射禁区》。


潘之望:2013年4月20日,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发生的7.0级地震,地震共计造成196人死亡,失踪21人,11470人受伤。图为村民在给在地震中遇难的逝者举行葬礼。

潘之望:您是如何处理新闻摄影记者的理想和家庭之间的关系?您理想的生活方式是什么,以后依然会坚持驻扎在新闻第一线吗?

陈杰:与家庭关系比较难处理,我也困惑着。理想中的生活方式是能够自由的行走,抵达更多地方,更多现象,记录和拍摄。


陈杰:2016年5月14日,孩子们在攀爬一段几乎垂直的“天梯”回家。15个孩子中多数是女孩,在三个家长的保护下,背着沉沉的书包,大约用了2个小时,到达“悬崖村”,选自专题《悬崖村》。


潘之望:2015年4月5日,开往春天的列车,北京居庸关长城附近,和谐号列车穿越烂漫花海。

潘之望:此次参与“百人万元”签约计划,您希望自己成为一位怎么样的“今牌”导师,指点同学们哪方面的内容?希望东方IC将来在摄影师群体和摄影行业中成为一个怎样的角色?

陈杰:我希望在新闻和纪实摄影上,和更多的摄影师进行交流。这个时代,是纪实摄影大显身手的时候。也希望东方IC能够培养一批有洞察力,真正热爱纪实摄影,并用出色影像勤勉记载这个时代的典型瞬间。


陈杰:2016年5月14日,孩子们攀爬“天梯”回家,连续几小时攀爬,8岁的吉觉尔子汗如雨下,选自专题《悬崖村》。


潘之望:2012年9月7日11时19分,云南省昭通市彝良,该处发生5.7级地震,震源深度14公里,地震已经造成了18.3万户共计74.4万人受灾,因灾死亡的人数80人。图为外面下着细雨,帐篷还没有搭好,孩子们只能席地而睡,上面遮盖着塑料布。

潘之望:越来越多职业人希望能够回归到工匠的行业,因为在这个浮躁的时代,年轻人越来越难于沉下心来做一件事,请问您对他们的摄影事业有什么建议和期许?

陈杰:现在我摒弃“工匠”这个概念,我觉得有一位媒体人前辈说的话能够代表新技术时代,摄影人的发展方向。2016年12月,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学术委员会主席,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老师在中山大学一次演讲中讲到:“我们要培养的学生,是掌握了媒体工具的现代知识分子,是具备对于重要性的领悟能力、关心人类的长远利益的媒体人,而不是一般的新媒体工匠。”


陈杰:2016年5月14日,孩子们攀爬“天梯”回家,累了,坐靠在崖壁上休息片刻,选自专题《悬崖村》。


潘之望:2016年12月22日,大别山腹地安徽省岳西县西北边陲的深山里,包家乡锁山教学点只有两个人,56岁的老师陈向东和12岁的女学生李亚鹏。

“我们要培养的是掌握媒体工具的现代知识分子”

本期访谈令人印象深刻,两代人同在一处现场,记录与报道的角度却不相同。也许作为青年摄影人来说,需要的不是技巧亦非指教,只是在生活中打磨出的阅历与知途。对导师们来说可幸可喜的是回首望,有一群后辈正踏着自己坚持的路,砥砺前行。

这未曾不是对话“今牌”导师开始的初衷所指,摄影人如今更多的时候要以另一个身份 —“媒体人”去推动现实。今天,我们需要改变。以改变去走那漫漫长路。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QQ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飞信 分享到豆瓣网
东方IC服务: 东方IC新闻中心 | 东方IC创意图片 | 东方IC微利图片 | Imaginechina
任何文字与图片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影像,侵权必究!如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copyright@dfic.cn 商业洽谈:marketing@dfic.cn 电话:021 - 62724590
版权所有©上海映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运营方©上海映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090396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