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王身敦:没有新闻就是最好的新闻/ 今牌导师

2017-01-24

摄影如同生活悠然,果真是担得起时间刻下些文字,沉下点气力。年轻的镜头中爱恨交加分外鲜明,也就在知命年月平和顺遂,以影像作俳,用镜头写诗。王身敦与张超晖,看看两代摄影人眼中世界的样子,取本源施异工。

本期对话组合:王身敦 vs 张超晖



有关新闻激情:我一直觉得没有新闻就是最好的新闻。

有关生活:什么土地长出什么果子,跟着自己的心去感受世界。

有关摄影人的热情和情趣:人都是希望追求自己向往的生活方式。生活本来就是热情的。

我是否一个有趣的人:我是一尾活魚。

——“今牌”导师王身敦

辅以作品,眼中的世界

张超晖:在您不同时期,比如记者身份前后的差异,拍摄照片的角度有什么不同?更喜欢自己哪个时期的作品?

王身敦:我的记者工作生涯主要分两个时期,20年在路透社(Reuters)和盖蒂图片社(Getty Images)的5年。在路透社的时期都是专注拍摄新闻,盖蒂时期更多的是要拍摄一些商业性质的照片。更喜欢路透时期的单纯新闻工作。


王身敦:1985年,吉林长春火车站,中国女人抱着她的孩子


张超晖:2015年,阿富汗,战争创伤医院

张超晖:您在路透社工作20年,曾先后几次来到中国,变化的环境对您的风格有着怎样的影响?

王身敦:我在1998年来路透社北京记者站前,正式来过中国采访拍摄两趟。其中有一次是以编辑身份带领路透摄影记者来纪录邓小平的葬礼。两次都看到了中国的重要大转变。作为一个人的(风格),当然會随着时间有所改变。而摄影作品正好是一面镜子,反映出来正是摄影师本人。


王身敦:2011年,中国,街拍


张超晖:2015年,尼泊尔,地震

张超晖:在信息碎片化汲取的时代,纪实摄影面临哪些问题?

王身敦:我不太担心信息碎片化汲取,反而是觉得现在太少摄影师能专心的把纪实摄影实实在在的做好。


王身敦:2011年,四川什邡,汶川地震后工人修护工厂遗迹


张超晖:2015年,阿富汗

张超晖:我们发现现在越来越多的摄影记者都拿起了手机拍照,请问您如何看待手机摄影?作为摄影师应该如何去适应时代?

王身敦:我们看到的是影像作品。器材是透明的。摄影师会自然的选用他们觉得方便,舒服和高效的器材。


王身敦:2013年,微笑的天使


张超晖:2016年,印度之梦

张超晖:我在您的一篇采访中看见,您说中国的摄影师在图片上缺乏精神层面的东西。在中国现实的社会里,您觉得中国摄影师要如何让自己的精神层面更加丰富。

王身敦:独立的思考,普世价值观。


王身敦:2013年,微笑的天使


张超晖:2015年,阿富汗,战争创伤医院

张超晖:在中国很多报社的摄影记者,基本都是疲于应付各种日常采访,比如火灾、车祸,各种突发。在这种状态下很容易让人拍照产生定式和疲倦。请问您是如何平衡工作与自身追求两个层面?

王身敦:把工作和自已的生活分开,在自已的生活中看到的又是别外一个世界。


王身敦:2013年,微笑的天使


张超晖:2015年,尼泊尔,地震中救出的最后一名幸存者

张超晖:如何理解摄影师的气质、性格对于作品的影响?您觉得一个优秀的纪实摄影师应该具备怎样的条件?

王身敦:照相机对着前面,但真正拍摄的出来的其实是后面按快门的那个人的心!纪实摄影师不能缺少正义和关爱之心。


王身敦:2016年,拉萨,西藏盲人学校视觉受损的学生


张超晖:2015年,尼泊尔,地震

张超晖:您常说好的照片是需要等待的,这句话如何去理解?有什么心得可以具体分享一下吗?

王身敦:摄影是生活。人生中美好的时光不会永远在我们的身边,它是来来回回的。


王身敦:2016年,东莞


张超晖:2015年,尼泊尔,地震

张超晖:作为纪实摄影师,您觉得最大的责任是什么?希望东方IC将来为摄影师及摄影行业做什么?

王身敦:作为纪实摄影师最重要的责任是真实的记录这个世界。希望东方IC能一直以摄影为本。


王身敦:2016年,拉萨,西藏盲人学校视觉受损的学生


张超晖:2015年,阿富汗,战争创伤医院

张超晖:您为什么会担任“今牌”导师?作为前辈,也是很多摄影师的偶像,将来您会与东方IC一起为我们的年轻摄影师做些什么吗?

王身敦:别叫前辈吧,绝对不够资格。叫名字就好了。摄影师需要更多的支持,作为一个摄影人给与支持是理所当然的。希望与年轻的摄影师交流经验。有关独立思考:希望摄影师能以独立思考去想想独立思考,自已去悟出真正意义上的独立思考。


王身敦:2016年,拉萨,西藏盲人学校视觉受损的学生


张超晖:2015年,阿富汗,战争创伤医院

“没有新闻就是最好的新闻”

在整篇对话之后才深知王身敦这句话的含义,节选一段张超晖曾讲过的话:“独自拍摄尼泊尔政局动荡时期,身边民众被流弹击中倒下。至此我便知,摄影与我将共同存在。在阿富汗无派别战地医院中,贫民,士兵,哪怕是反政府武装,没有了身份标识,身体的创伤平等。不需要鲜血淋漓,战争的残酷一目了然。”

因为“见过”,依靠自己的双眼在远离安逸舒适的角落见识过疾苦的人,才能在年稍长时平和地看待、坚持、信仰。摄影人亲临一线感悟生活与身处的世界,故今天两代摄影人仿佛用影像碰撞描摹出的,是观者眼中一个篆体的“沉淀”。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QQ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飞信 分享到豆瓣网
东方IC服务: 东方IC新闻中心 | 东方IC创意图片 | 东方IC微利图片 | Imaginechina
任何文字与图片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影像,侵权必究!如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copyright@dfic.cn 商业洽谈:marketing@dfic.cn 电话:021 - 62724590
版权所有©上海展宇网络图片设计有限公司 运营方©上海映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090396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