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璨璨:摄影师要警惕“专业主义误区“/ 对话今牌导师

2017-01-28

提到新闻、报道类摄影师转型,在国内,人们一定会想到一个人——储璨璨。一直以来,储璨璨在我的印象中,就是一位在摄影师岗位上“急流勇退”,成功进军商界,但依然保持摄影师身份和热情的一个人。这次我作为东方IC“百人万元”签约摄影师,对话“今牌”导师储璨璨,就是想从他那里,套出一点实话,同时也解答我或许也是很多人心中的疑惑。

本期对话组合:储璨璨 vs 马路遥



辅以作品,对话导师




从10年前那次“出走”说起


马路遥:10年前,您在新闻摄影领域已经很有名气,和如今的状况不同,那时候摄影记者、图片社和通讯社的摄影师,还是一份非常不错的职业,当初您就决定离开“单干”的模式,组建公关摄影公司,开启创业道路,原因是什么?

储璨璨:我10年前离开新闻摄影领域并没有预见到今天的转型大潮,也是误打误撞。主要是想到未来5年做的事情都差不多,好像挺没劲的,就想着试试不同的可能性。

马路遥:所以您是一个喜欢挑战和新鲜感的人。如今创立PRphoto10年,算是成功商界人士了,自己上手拍的机会还多吗?

储璨璨:还是有很多上手的机会,只要我愿意(笑)。只不过更多的时间我在考虑行业的方向趋势,公司的战略管理这些宏观的东西,但是每年我都会参与一些有趣的项目。

马路遥:比如呢?

储璨璨:比如今年的穿越撒哈拉,以及华为威尼斯印度之旅之类的项目。


储璨璨:2006年,东方明珠下的上海


马路遥:2016年,武汉,城市的高度

马路遥:拍的多了,会不会丢失很多兴趣呢?

储璨璨:和你想的恰好相反,我对很多东西都感兴趣,甚至是看起来很简单很低级的事情。

马路遥:多“简单”,多“低级”?

储璨璨:我在家里做了一个小影棚,专门给村里的孩子们拍照,特别简单,也特别有趣。

马路遥:能够保持新鲜感,是摄影师进步的源动力吧。

储璨璨:是的,其实我觉得自己的职业观和很多人不一样,相信不管是做摄影师或者是管理者,做任何事情我都希望从中获取快乐。

马路遥:这听起来很有趣。

储璨璨:我想起最近在公司会议上给大家分享的一段关于工作乐趣的小故事。这段对话,是发生在我的一个学员,和我之间的关于工作的讨论,学会享受工作的乐趣。

他问我:“你喜欢你的工作吗?”

我说:“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不喜欢,做就把它做好。嗯,这是一种职业态度,但是我又不同,我觉得每一份工作我都很喜欢,我可以做一名木工。我可以做一名作家,或者作曲家,我可以去一个乐队当鼓手。我可以去当一个建筑设计师,甚至只是盖房子的人。所有的工作我都愿意去做,因为我觉得这当中都充满乐趣。”

他说:“怎么会这样呢?”

我说:“因为你可以从每份工作中找到乐趣呀……”

他说:“乐趣在哪里?我觉得每件事在过程当中是没有乐趣的,只有经历了之后才会体味到一些乐趣。”

我说:“我理解你的感受,就像军训或者做活动,你在过程之中只有,压力,煎熬,争吵,但是做完了又会怀恋,当时一起奋斗的那些日子。

但是我不是,我在过程中有很多乐趣,是的,我会遭遇很多困难,但是我把对每一个困难的克服都当成我的乐趣,我对和每一个客户的每一次争吵,都当成我的乐趣,我的乐趣在于我如何一步一步地平复他们的心情,说服他们,把他们从一个敌对的状态,变成一个朋友。

我的乐趣在于,如何更加从容的,面对一个突发的事件,从容不迫地去解决它,我的乐趣在于,如何更完美的,不动声色的,控制现场。

我的乐趣就在于我会承受的那些压力,和我将面对的那些困难,我的乐趣就在于当我背负着这些压力,而同时又能相对完美的去解决这些困难时候的成就感。我的乐趣就在于当你一次一次的,承受住了压力,解决了困难之后,你体会到的你的个人的成长。”

他说:“哦,那我明白,为什么你愿意做任何工作了。”

马路遥:所以后来员工理解您为何愿意做任何工作了。

储璨璨:是的,起码他们是这么说的。


储璨璨:2005,少林寺


马路遥:2016年7月,武汉,遭遇特大洪水侵袭

马路遥:看起来您是一个很喜欢挑战,不断给自己压力的人,并且享受突破压力的过程。

储璨璨:在做事的层面,有兴趣就有动力,是在动力下做事,不是在压力下做事。做公司就有两个层面,一个是动力下的,一个是压力下的。我经常说,个人成长有几个层级,分别是做人、做事、管事、管人。当报道摄影师只需要做事情就行,相对简单,公司管理主要是管人,是最复杂的,管摄影师又是管人当中特别复杂的一类。

马路遥:最后一句看来深有体会(笑),很多摄影师比较有“个人思想”,从我自身来说,我也觉得管理好一群摄影师,真的很难。

储璨璨:你知道最难的是什么?其实是关于钱。我们公司的每一个摄影师如果辞了职去做自由摄影师可能都会比现在挣得多,那为什么还要呆在公司里?

马路遥:说的没错。所以公司流动性很强吗?你有没有什么秘诀来解决这个问题?

储璨璨:这就要去讲讲摄影师这个群体的需求。因为我自己是摄影师,所以多少还是了解一些。

马路遥:嗯,我很好奇。

储璨璨:1、虽然大家都把钱挂在嘴上,但是内心还是希望成长和进步的;2、虽然大家都向往自由,但是内心还是渴望有归属感的;3、团队的荣誉感也比较重要,在我们这个领域,如果你是PRphoto的摄影师,说起来大概类似于你在玛格南工作吧。(偷笑)

马路遥:哈哈,公关摄影界的玛格南!这听起来不错。顺便说一下,我把我儿子的名字取叫马格南,算是一种致敬吧。

储璨璨:这是个好名字。


储璨璨:2005,少林寺


马路遥:2016年,武汉,犟妈易勤的工厂遇到困境,她带领一群“脑瘫”患者创业的故事一度成为楷模,然而在他们眼中只有“傻子”才能恪守食品安全的准则,可这样的模式根本无法盈利。




聊一个严肃的话题
储璨璨:不是所有摄影记者都适合转型商业公关


马路遥:聊了很多关于您个人转型、个人管理公司的故事,下面聊一个比较严肃的话题:您说自己转行是误打误撞,我也想了解,在您公司,或者您了解的PR摄影公司里,从传统媒体转行过去的人多吗?

储璨璨:有,但是这个比例很小。我自己有很多媒体摄影师资源,但我很少、甚至几乎从来不找媒体摄影师来帮忙。

马路遥:您似乎有什么想说的,是不是摄影记者不太适合做商业?

储璨璨:摄影师很容易陷入到自己“专业主义”的误区。

马路遥:这是个问题,我个人其实经常遇到。前阵子看城市摄影师联盟“拾城”一篇公众号,大概就是说作为专业摄影记者,很多人拍摄的片子拿了各种奖,但却无法让身边的人满意,比如他们的夫人就觉得,这拍的还不如手机呢。

储璨璨:我看过,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也是我说的专业主义误区。


储璨璨:2006年,东方明珠下的上海


马路遥:2016年7月,武汉阴雨连连,刚刚遭遇特大暴雨袭击,防汛形势严峻,整座城市处在一种莫名紧张、焦躁的情绪中。

马路遥:我个人也考虑过现在职业的局限性和未来的发展问题。和很多人一样,我对自己真走商业路线会有一点点担忧。和做写真婚纱、包括商业PR摄影师有一点不同,报道类摄影师有时候更在乎“自己的想法”。我自己也是,觉得自己喜欢的一些片子,很多时候并不能得到普通看客的赞赏。做记者的时候没问题,但如果做了商业,你面对客户,再“孤芳自赏”就有点不合适,可我又不愿意屈服于对方的审美。

储璨璨:90%的状况下根本不是愿不愿意屈服的事情,而是根本不够好!公关摄影这个行业我干了十年,不管是我亲自拍摄的项目还是同事们拍摄的项目,我几乎没有印象哪次是我觉得拍的特别好,但客户不喜欢的;倒是有很多次我们觉得一般但客户特别喜欢。这些摄影并不像新锐或当代那么高深,真正好的照片大家是能看出来的,我认为大部分那些自己觉得专业而被摄者不喜欢的情况都是摄影师把自己的标准定得太低了吧?!“拾城”那篇文章里举的例子就是这样,本来就没有好照片呀!

另外,摄影师很容易沉迷于自己的影像中的所谓感觉,另一方面又渴望得到被摄对象的赞赏,而这两者之间可能是有矛盾的。要想清楚自己拍这张照片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是自己的作品,那自己喜欢就好;如果想取悦别人,那就得从别人的角度出发。喜不喜欢一张照片和这张照片专不专业根本就是两回事,不能因为你觉得这张照片是专业的就要求别人一定喜欢它。

商业摄影无疑更多的是用来“取悦”别人的,如果做商业摄影还沉迷在自我陶醉却不理会别人是否被取悦是很可笑的事情。很多纪实摄影师看不起商业摄影,背后掩藏的其实是两种能力的匮乏,包括如何在技术上实现以及如何了解甲方的思维。


储璨璨:2006年,东方明珠下的上海


马路遥:2016年7月,武汉遭遇特大洪水袭击

马路遥:所以这就是您不太找媒体朋友帮忙的原因对吧,他们可以是朋友,然而在您需要的工作方面,他们可能并不是合适的人选。

储璨璨:是的,首先大部分人并不懂得尊重公关摄影,其次他们也不具备转型的能力,因为他根本不会干别的。包括他没办法真的把姑娘拍好看,虽然他对别人拍的私房可能嗤之以鼻。

马路遥:您觉得是能力问题,还是心理排斥?

储璨璨:我觉得有内心排斥,但大部分还是因为“不擅长”。顺便说一下,我觉得“报道摄影”和“新闻摄影”是两件事情,大部分“新闻摄影从业者”并不能称之为“报道摄影师”,“报道摄影”在我心里是有着很重的份量的。

马路遥:比如现在的玛格南摄影师们,他们应该算是报道摄影师,而不是新闻摄影师。

储璨璨:是的。


储璨璨:2009年12月,达卡印象


马路遥: 2015年1月,因为车祸失去双腿的4岁男孩小海峰,听着小苹果的音乐,在医院病床上用手作为支撑,活泼舞蹈,感动上亿网友。马路遥作为故事报道者,为孩子几小时内筹集善款50万元。2年后,孩子已经装上假肢,站立起来,并可以不用拐杖独立行走。在公益慈善引起社会争议的今天,通过再次报道孩子的状况,提醒人们看到慈善带来的改变,希望人们对公益充满信心。

马路遥:我看了您一些视频资料,里面提到了一些关于您的拍摄爱好,比如您喜欢聊玛格南图片社,喜欢“复杂构图”。

储璨璨:是的,这是给自己在影像上面的一些挑战吧,总不能只满足于那些简单的配图嘛,否则“专业性”体现在哪里呢?

马路遥:做公关摄影之后,这种感觉还在?

储璨璨:我记得当年我要做公关摄影的时候,我的老师王身敦说他很担心我从此就变成了一个“公关摄影师”,但是十年过去了,我觉得我在纪实摄影上并没有倒退,反而一直在提升,我也很欣慰(偷笑)。

马路遥:这算是鱼和熊掌兼得,可喜可贺。王身敦老师也是这次的“今牌”导师之一,您说他是自己的老师。这让我想到了当时看摄影师严明的采访,我很喜欢他的浪漫主义作品风格。严明提到自己刚入行的时候,您教给他很多东西。

储璨璨:严明在最早刚开始学摄影的时候,我的确和他分享过一些经验和技巧,但是带他入门谈不上。他的入门我觉得首先是接触音乐,然后是学习中文,这两者看似和摄影无关,却是奠定他未来摄影高度的基石,和我无关,远超过我。

马路遥:现在您个人还发表作品吗?

储璨璨:我从来不发表我的作品,没有这个欲望,也没有这个需求,已经过去这个阶段了。

马路遥:那所有片子都留着“自己欣赏”?

储璨璨:不是,我也分享,朋友圈,Ins什么的,证明一下自己还是摄影师,仅此而已。


储璨璨:2009年,孟加拉贫民窟肖像


马路遥:2017年1月10日,8岁的张奥兰是武汉江夏区灵山村人,她的父亲在上个月去世,妈妈有严重精神障碍,被送往精神病院,这让她成为事实孤儿。




一些很多人感兴趣的问题
关于手机摄影、航拍,以及相机器材


马路遥:现在还有两个现象不得不提,一个是手机摄影,一个是航拍。记得您在参加一档真人秀栏目时说“用手机击败相机”。但我本人不太喜欢用手机拍摄,感觉缺乏仪式感。如果让您来说服我,用手机拍摄,有什么特殊理由吗?

储璨璨:真没有,你高兴就好。

马路遥:(汗!)我身边一位摄影师贾代腾飞最喜欢用“你高兴就好”来回答。

储璨璨:哈哈这是真话,习惯用什么就用什么,没有必要说服别人用手机拍摄。

马路遥:那您本人呢?更多是手机还是相机?

储璨璨:我不会每天带相机,但会时刻带手机。但是集中的严肃题材的拍摄,我会用相机。现在最常用的是徕卡M-P,和Sony A7RII。

马路遥:储老师开始做广告了,不过这确实是好器材。

储璨璨:我会用徕卡拍纪实,用索尼拍肖像。


储璨璨:2016年,印度


马路遥:2015年6月4日晚7点,湖北监利数千市民聚集玉沙广场,自发组织了为“东方之星”沉船事故乘客祈福活动。市民们绑着黄丝带,带着蜡烛,来到广场。现场甚至有大批监利市民跪在广场中央,希望奇迹发生,希望罹难者魂归故里。

马路遥:关于航拍,我也有疑惑。如今在新闻摄影圈子里,航拍越来越火,摄影师出门还多了一个飞机,甚至很多时候以航拍为主完成任务,尤其是当陈杰老师因为航拍拿了荷赛之后。我个人是觉得有点过了。我想问问您的看法,毕竟您旗下也有小飞侠航拍。

储璨璨:说说你为什么觉得过了?

马路遥:打个比方,2016年武汉遭遇特大暴雨,当时牛山湖大堤爆破,现场飞机比相机多。很多都是原来拿相机的摄影师,整个现场都在调试飞机,考虑起飞时间,我觉得他们会得到一个很漂亮很稳妥的大场景,但别的什么都没有了,毕竟不可能一边飞飞机,一边相机拍摄。而且现在航拍热,很多画面我觉得航拍有点鸡肋。当然不是说航拍不好,比如陈杰老师那张就非常震撼,整个天津爆炸那么多片子,能脱颖而出是说明问题的。然而很多时候,航拍并不能说明新闻场景的问题,当然我认为商业是需要航拍的。

储璨璨:我举个例子吧,我们公司每个月有摄影月赛,2012年左右,我们刚开始做航拍,每次比赛航拍的照片都很容易获奖,但是一年以后,大家都看腻了,航拍的照片好像再也没有获过奖了。(偷笑)

马路遥:所以您是赞成我的观点咯?

储璨璨:航拍受欢迎,更多的还是因为有现场突破的需要。

马路遥:怎样权衡呢?老实说如果为了一张航拍,让我放弃所有地面周围,我有点舍不得。比如看了这么多年优秀的报道摄影作品,包括玛格南的很多,没有航拍,但他们的角度选择真的是用了心的。我反而觉得,航拍,让很多摄影现场变炫酷了,但也浅薄了很多。

储璨璨:所以大家都去航拍,你用心的去拍地面,不是很好吗?很多人喜欢一窝蜂做事情,不奇怪。当年我们做小飞侠航拍俱乐部,准备做一个无人机爱好者的互联网平台,结果,好家伙,资本界蜂拥而上,都要投资无人机行业(不是要投我哈),我一看大家一窝蜂来了,我就赶紧撤了。

马路遥:看来感同身受。

储璨璨:O2O也是一样,结果大家也看到了,大部分都是死路一条。


储璨璨:2016年,印度孟买,彼岸


马路遥:2016年,武汉,牛山湖破垸分洪




关于自媒体
储璨璨的态度谨慎,但也乐观


马路遥:既然说到这里了,可以很自然切入自媒体的话题了。自媒体最近也有迅猛发展的意思,这会不会也属于你眼中的“一窝蜂”。

储璨璨:有一点,但自媒体是会有赢家的,只属于那些最聪明、最刻苦、最勤劳的人。相反的,不成功也是有共性的,在这里没有成功,换个时代,换个平台,应该也不会成功。

马路遥:看您的话语中,带着谨慎。

储璨璨:要相信,竞争是越来越激烈的,尤其在互联网时代,竞争应该用惨烈来形容,千万不要看到别人的神话就觉得馅饼会落到自己头上。而且在这个时代我们讨论成功还需要有一个“时间”的概念,很多神话确实发生了,但是能持续多久,这是要观察的。我始终坚信,不管在哪个时代,都是需要踏踏实实做事的人,所以我就踏踏实实做事就好了。

马路遥:所以您最忠心的建议,还是“踏实做内容”,无论是在怎样的平台。

储璨璨:是的。


储璨璨:2016年,印度


马路遥:2016年,武汉东湖边,群鸟飞过

马路遥:您如何看东方IC和今日头条合作推出的“百人万元”计划,并邀请您以及其他三位导师作为“今牌”导师。

储璨璨:我真的觉得,这几年作为一个摄影师真的太幸福了,太多机会,太多平台,我们当年根本没机会学,现在居然别人给你钱,帮你把老师找好让你学……所以当你们赶上了这样的好时候,抓紧时间学吧,踏踏实实地拍照吧,千万别辜负了这个时代的大礼。

今日头条的分发功能在中国是首屈一指的,能够拍好照片的摄影师在这个平台上能获得更多的关注,这是一个有利的条件,但是在互联网的大趋势下,摄影师面临的竞争一定是越来越残酷的,大家应该做好准备。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QQ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飞信 分享到豆瓣网
东方IC服务: 东方IC新闻中心 | 东方IC创意图片 | 东方IC微利图片 | Imaginechina
任何文字与图片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影像,侵权必究!如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copyright@dfic.cn 商业洽谈:marketing@dfic.cn 电话:021 - 62724590
版权所有©上海映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运营方©上海映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090396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