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周年】玛格南执行董事David Kogan用这样一段话,告诉我们为什么需要玛格南?

2017-02-13

Magnum
- 70 -

历经岁月风霜,啖尽人间喜乐,悲欢。玛格南摄影师们用各自的方式理解、陈述、公开、告慰着这个世间。今年,玛格南迎来了70周年,在爆炸的信息之中,亦如一杆旗帜,一个标杆,一方摄影人心中的图腾。值此之际,我们翻译了玛格南执行董事David Kogan写下的一段话,告诉我们为什么需要玛格南。

谨以本文致所有热爱摄影的人。

- 译文 -

今年,是玛格南的70大寿。在这70年风雨路途中,这家殿堂级图片社向世界展现出众多无与伦比的经典佳作,同时也挺过了各样颠簸动荡——争吵,分歧,经济危机,个性为先的风气,更多的矛盾——但还有更多更多的爱。



诚然,对于玛格南而言,它能够存活至今并始终保持着领先位置,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也正是这个奇迹,还有玛格南摄影师无私的献身精神,激励着一代代富有才华的年轻摄影师们沿着先行者的足迹不懈前进。



我成为这个大家庭的一员已有三年光景。由是,我经常问自己,是什么让玛格南拥有如今的盛名?在这个每天都有成千上万张图片轰炸着世界的时代里,是什么支撑着玛格南走过了整整70年?

在此,我准备要说的,是我个人和摄影相关的经历。而其中的信念,也正是这种信念,造就了玛格南在摄影界和摄影报道领域里无可撼动的地位。



年少时,我便已开始搜集各样报刊杂志,也读过上世纪30年代到60年代之间发行的《图画邮报》(Picture Post)和《生活杂志》(Life)。在这些刊物上,图片报道往往是重中之重,同时读者还能欣赏到摄影师们所展示的各式拍摄技巧。但是,其中最令我着迷的是历史类内容,尤其是距离二战爆发还有数月时间那阵所问世的报纸杂志:尽管当时的摄影师们与撰文者都并不知晓世界即将发生什么样的巨变,读者却能从中明确探知到风暴将至。其中,1938年某一期《图画邮报》刊登出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世界上最伟大的摄影师——所拍摄的系列作品,内容为西班牙内战和日军侵华。彼时,距离他和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等人合伙创立玛格南还有9年时间。



15年前,我的妻子带我去伦敦的一个小型摄影展。第一天,我们忙于欣赏不同时代、不同风格的摄影作品,这让我得以直接感知到摄影本身的内蕴。在那场展览上,我看到了卡帕和亨利-卡蒂埃-布列松的作品,它们如此富有感染力,摄人心魄。其中,我最钟爱布列松所摄的甘地葬礼和卡帕的二战报道,它们以对历史的精妙记录深深吸引了我。诚然,要理解玛格南,则务必关注其创始人早期的作品,还要了解他们的经历,以及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里,他们如何以光影来描摹他们所置身的大历史——要知道,在当时,黑暗正在降临,世界陷于纷争和动乱的深渊。



当然,当时我并不知道,这次看展经历会让我开始深深迷恋起摄影收藏,迄今我已经收藏了逾30位摄影师的佳作。起先,我以上世纪早期及中期的作品来开始自己的摄影收藏生涯,那全都是黑白作品,所摄则是那数十年时间里发生的世界性大事:卡帕,布列松,多罗茜娅-兰格(Dorothea Lange),玛格丽特-伯克-怀特(Margaret Bourke-White),每一位都是大历史之下至关重要的实录者。此外,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各位知名摄影师的经典佳作,也都在我的收藏之中,例如艾略特-厄威特(Elliott Erwitt),布鲁斯-戴维森(Bruce Davidson),唐-麦考林(Don McCullin),伊安-贝瑞(Ian Berry),丹尼-莱昂(Danny Lyon)和史蒂夫-夏皮罗(Steve Schapiro)。



我对彩色摄影作品的收藏,则是始于保罗-福斯柯(Paul Fusco)所摄的罗伯特-肯尼迪送殡列车,以及雷内-布里(Rene Burri)的作品,而后我也开始收集一些更年轻的摄影师的作品,他们不仅拍摄传统的黑白照片,也会兼用彩色摄影,其中就包括了玛格南现在的一大部分摄影师:马丁-帕尔(Martin Parr),史蒂夫-麦柯里(Steve McCurry),保罗-佩勒格林(Paolo Pellegrin),莫伊塞斯-萨曼(Moises Saman),杰罗姆-赛西尼(Jérôme Sessini),阿历克斯-马佐利(Alex Majoli),等等。近年来,我还买过《图画邮报》40周年纪念特辑、玛格南成立60周年图集等图册合集,它们展示出摄影师们对各类题材的广泛涉猎,而我本人由是也对这些摄影师的作品如数家珍。



当然,从前我并未预知自己有朝一日将会成为玛格南图片社里的一员,与那些摄影师一起工作——他们之中许多人的作品,是我最珍视的收藏之一。诚然,许多收藏家往往会对自己的藏品愈发痴迷,但其中有多少人能做到最终有幸和自己最痴迷的一切一起工作?



综上,为什么玛格南会拥有如今的成就?为什么这家老牌图片社迄今依然活力非凡?

人们都在说,数字革命已经从根本上颠覆了摄影,每年都有数十亿照片轰炸着世人的视界,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使用智能手机拍摄的。换言之,如今,人人都能成为摄影师。
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自从最早的廉价照相机问世,摄影便已成为大众共享共有的媒介。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几乎每个家庭都会使用那些批量生产的照相机来记录下日常生活里的琐碎人事,而摄影所定格的瞬间每每都是最令人神往心醉的纪念,我们不应对此表示惊讶。总而言之,我们都想要记录下那些对我们来说莫失莫忘的瞬间,而摄影便是最便捷的方式。



但是,若你仍然笃信,在这样一个充斥着流水线批量产物的时代里,品质与天分依然稳占着一席之地,那么,世上仍会涌现出伟大的艺术家、伟大的歌手与伟大的摄影师,他们会向世人奉上“不一样”的佳作。较诸前者,他们的作品不仅水平更高,还更能引领起一个时代最嘹亮的发声、最强韧的力量。



在过去的70年里,玛格南已经向世界尽情地展示出它对才华的诠释,其中的每一位成员,无论男女,都为这家图片社奉上出类拔萃的佳作。“玛格南”这一品牌,迄今仍能唤起世人的共鸣与反响,始终象征着对品质的保证,对洞察力的表现,以及对影像力量的坚持。



事实上,我确信,在这样一个全民摄影的时代里,我们依然需要这样一家图片社、这样一方净土,来传承70年历史所积淀的深度,乃至摄影报道领域里这一脉弥足珍贵的血统。四位创始人——卡帕,布列松,西摩(David Seymour)与罗杰(George Rodger)——的作品,以及他们的精神、他们对摄影的理解与诠释,在我们现时的成员身上得以沿袭,自过往至未来,不灭不绝,而我们都是其中的一分子。在这样一个充斥着政治剧变、冲突与混乱的时代里,我们这家图片社始终坚持记录这一切,就像70年前那样,作时代之先声。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致力于打造新的内容、创建新的板块。你正在阅读的这篇文章所在的网页,是我们在半年之前创建的,用于展示我们的工作成果——以一种较先前更清晰的形式。同时,我们在社交媒体上的努力,正在为我们带来更多受众。我相信,我们所做的工作,以及我们的品牌,始终代表着那些理应被更多人所知所见的精神,以及品质。

也许玛格南将会经受住下一个70年的考验——谁知道呢?

—— David Kogan,玛格南执行董事


本文翻译:东方IC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QQ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飞信 分享到豆瓣网
东方IC服务: 东方IC新闻中心 | 东方IC创意图片 | 东方IC微利图片 | Imaginechina
任何文字与图片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影像,侵权必究!如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copyright@dfic.cn 商业洽谈:marketing@dfic.cn 电话:021 - 62724590
版权所有©上海映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运营方©上海映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090396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