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女摄手的独家回忆


对一些人来说,Susan Biddle可能是美国白宫里“最不留情的女摄手”。她眯上眼,瞄准的是地球上最有权力的男人—美国总统,以及第一夫人们。只不过,她可从来不用枪也不用弓箭,她的“武器”是相机。

我们摄影师常常这样介绍自己:“I am a shooter(编者注:原义为射击者,这里取引申义)。”同行有时聊起工作,会问:“What are you going to shoot today?”这个问题的对象若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Susan,她会这样回答:“I am going to shoot the president.”乍听起来挺吓人,因为这句话通常被理解为“我要射杀总统”。实际上,她的意思是给总统拍照。自1989年以来,Susan常常要“shoot the president”,因为她是里根和老布什在白宫的御用摄影师,可以在白宫自由出入,几乎与两位总统形影不离。离开白宫后,她也常常代表各大国际媒体去白宫拍摄总统。Susan可以毫不理会总统在她的镜头下,看起来是否像一些公关要求的那样“完美”,所以容易给人留下“不留情面”的印象。

1991年,她在老布什海边的房子,拍他与前苏联的戈尔巴乔夫通电话。当时的政治气氛和海风一样紧,Susan镜头下的老布什,头发散乱而不自知。老布什的新闻秘书Marlin Fitzwater看到照片后,责怪Susan说:“你为什么不帮他梳理一下头发?”“那可是真实的历史瞬间。我当然不会给他梳头!”Susan毫不示弱。
Fitzwater处处提防着Susan,常常以蹩脚公关的眼光审核、“枪毙”她的作品,以确保老布什的形象足够“完美”。Susan后来告诉我:“我总想按照自己的理解和方式记录最真实的历史瞬间,可那是一场持久战。”不过,离开白宫后,Susan受邀到各地展示作品和举办讲座。她的很多曾被Fitzwater“枪毙”的摄影作品让人们感到惊讶。一些人看完照片后,对她说:“原来老布什如此温和、风趣、充满人情味!假如我在竞选期间看到这些照片,一定会投他一票。”

与他的新闻秘书不同,老布什对Susan特别信任,不但给予她广阔的拍摄空间,甚至会在重要的事情上向她征求意见。一次,他在准备讲稿,专门把Susan叫到他的办公室,对着她念了一遍讲稿,然后问:“你觉得怎么样?有要改动的地方吗?”

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让Susan手足无措,因为这不符合她对自己的定位:“我是白宫墙上的一只‘苍蝇’。”(a fly on the wall,墙上的“苍蝇”是纪实摄影师的自我比喻。以“苍蝇”自居,不是谦逊,而是骄傲。如果摄影师工作时安静如墙上的苍蝇,以至于拍摄对象忘记他们的存在,那是一种难得的本领。)作为一只不发表意见的“苍蝇”,Susan工作时习惯把注意力集中在眼睛,对周围的声音充耳不闻。此刻,她只能慌张了事:“哦,我觉得还好。不用改了吧。”当然,那种自由和信任也是相对的。有时候,老布什会对她说:“OK,Susan,你现在是历史”,她就得退场。

老布什是Susan最喜欢的总统,因为他实在是一个少有的,集温和、幽默、可爱、平易近人于一身的国家元首。一次,在一个国际峰会上,Susan不小心被卷入媒体“洪流”。她身后的一个日本摄影师老想挤到她前面,使劲儿推她。Susan火了,忍不住用胳膊捅了他一下。这个动作竟被不远处的老布什看见了。老布什冲她笑笑,叫道:“Susan,好样儿的!”

里根夫妇的风格则很不一样。Susan发现,老布什“占据”白宫的那些年,在早上,总统的官邸总是飘着早餐的香味,还能听到老布什的孙子孙女在客厅里嬉闹,充满了生活的气息。而在里根任期内,那里虽总飘着鲜花的清香,可气氛是冷清的。

Susan在里根夫妇跟前有点拘谨,原因之一是里根的夫人南希似乎有点提防在丈夫身边工作的未婚女子,尤其像Susan这样年轻貌美的姑娘。Susan的一个男同事Bill FitzPatrick就抱怨过:“我在白宫那么多年了,(里根)总统还记不住我的名字,但他第一次见Susan时,就记住了她的名字!”

那是Susan“入宫”的头一年,1989年。她此前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里根和老布什的御用摄影师。年轻时她曾代表美国和平部队(US Peace Corps)去白宫拍尼克松总统。在简报室等待的时候,她怯生生地问身旁一个经验老到的摄影师:“我从来没去过总统的办公室。那里的情形如何?”老摄影师拉着苍老和不耐烦的腔调回答:“啊,光圈5.6,快门125,除非他站在那该死的窗户前面。”当他们走进总统的办公室,老头咕哝道:“该死的窗户!该死的窗户!”Susan被老头逗乐了。谁知尼克松后来居然真的站在“那该死的窗户”前面—逆光。Susan最终颇吃力地完成了任务。

几年后,当白宫邀请Susan Biddle加盟时,她其实已被Rich Clarkson(美国纪实摄影界具有重要影响力的人物,曾是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总编)看好。“总统御用摄影师”这个头衔对她没多大的吸引力。她首先想到的是,“与新闻摄影相比,那工作多么无聊,天天都拍开会和握手”。但她的好奇心也在作祟。想到当时是里根任期的末年,她答应“进宫”,去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干完一年就走人呗。”她对自己说。谁知,她一干就是5年,一直呆到老布什离任。这段时间,她几乎没有自己的生活,老要跟着总统满天飞,更因为忙于工作而与当时的男友分手。但那5年的白宫岁月对她而言,是无比珍贵的经历—世界上只有少数几个人有这样的回忆资本。

想欣赏更多Susan Biddle的摄影作品,听她亲自讲述更多有关白宫的独家回忆吗?欢迎参加“我是白宫的女摄手”讲座活动。

时间:2015年4月24日(周五)19:00-21:00(18:00开始进场)

地点:广州天河区暨南大学曾宪梓科学馆国际会议厅(2楼)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QQ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飞信 分享到豆瓣网
东方IC服务: 东方IC新闻中心 | 东方IC创意图片 | 东方IC微利图片 | Imaginechina
任何文字与图片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影像,侵权必究!如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copyright@dfic.cn 商业洽谈:marketing@dfic.cn 电话:021 - 62724590
版权所有©上海展宇网络图片设计有限公司 运营方©上海映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090396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