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中国青年玛格南摄影师”参赛作品赏析:马路遥

2015-07-16

由东方IC和玛格南主办、腾讯网战略合作的“寻找中国青年玛格南摄影师”摄影大赛正在火热进行中,获奖的五位摄影师将获得东方IC的全额资助,直接进入9月14日-9月18日在上海举办的“首届中国玛格南大师班”,与世界级摄影大师零距离学习与交流,并将获得参加玛格南全球教育和工作机会的推荐。比赛将于2015年8月1日截止征稿,欢迎广大青年摄影师投稿参赛!

比赛自开展以来,收到了全国各地众多摄影师的投稿,他们用优秀的作品向我们展示了中国纪实摄影的青年力量,下面是其中一位参赛选手——马路遥的作品赏析。马路遥是来自湖北大楚网的摄影记者,常年埋头拍摄纪实新闻,之前不曾参加任何摄影比赛,因为敬仰玛格南,所以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参加了此次比赛。我们可以从马路遥的作品中看到他对纪实摄影的虔诚和对中国少年儿童的关爱。

马路遥个人作品集:


“湖北好人”邱炳强带母上学的故事在武汉体育学院广为流传,然而其母在今年3月31日下午因为二度中风被送入武汉市第三医院接受治疗,十余万元的医药费让邱炳强无力支撑。这位武汉体育学院毽球专业大三的学生必须依靠一己之力来支撑自己以及母亲的生活,尽管已经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来,但他必须昂起头生活。


湖北监利县人民为东方之星号遇难同胞祈福。


汉绣大师杨小婷在刺一幅名叫“炫”的作品,如星际般绚烂。杨小婷只有36岁,她一改“非遗”领袖都给人垂垂老矣的那种印象,像是从民国电视剧中走出来的人物。她给自己的住所取名“红绣轩”,自号“红绣轩主”。然而正当“非遗”在全国炒得火热之时,杨小婷却闭门修炼,专心创作,并传授技艺。她说自己不关心那些纷争,真正留下更多的东西,才是硬道理。杨小婷说自己花了6年的时间,复活了汉绣已经失传的针法“游针绣”。该针法“如鸟儿在天空飞,鱼儿在水中游”,极大增强了绣品的轮廓感和动感,而该针法也是汉绣区别于四大名绣的地方之一。而“炫”这组作品,就体现了游针的魅力。


接近武汉花山严西湖畔的一片偏僻屋舍,远远就可以听见喧闹的狗吠声。那是武汉市小动物保护协会的流浪宠物收养基地,里面住着300多只流浪狗和2只被救助的猫。2006年7月28日,武汉男孩杜帆发起并成立了流浪宠物救助站,并在2013年7月20日合并为武汉小动物保护协会,至今先后救助流浪动物约3000只,其中大部分被领养。目前协会的小动物收养基地已经狗满为患,但由于在武汉做出过口碑,打电话要来送狗的人还是络绎不绝。虽然如今协会集结了武汉市16所高校小分队保护动物的力量,可在义工们眼里,哪怕队伍壮大了,流浪宠物保护这条路仍不好走。


在武汉市青山区蒋家墩社区二楼,有一个特殊的电影院。这里主要为社区附近的盲人以及弱视群体播放电影。坐在最前面的,是这里的电影讲解员杜诚诚,她是一位左腿截肢了的残疾人。现在社区一个月大概放两次电影,每次电影放映的时候,杜诚诚就坐在投影屏幕的一侧,手持话筒,看着电影画面,对每个无对话镜头配上语言,让现场的盲人可以“看到”一部电影。

专题作品(一):93个彝族孩子过年梦


每年的农历10月,是大凉山彝族庄稼收割完毕的季节,也是彝族传统的新年,彝语称为“库斯”。彝族人民非常重视彝族年,就如同汉族对待春节一样。所以,虽然这群孩子大部分父母双亡或只有单亲,但身处异乡的他们仍然期待在“库斯”前赶回那个心灵的归属地。2014年11月16日早晨,93个彝族孩子已经乘坐火车返回大凉山。孩子们走在特木里村的小道上,装扮和身边其他孩子不太一样。他们上学的地点在距离家乡1750公里外的武汉市,一所名叫爱乐音乐学校的民办中专里。


通常情况下,这些深山里的孩子绝不会出现在千里之外的湖北,但一位64岁的老人让一切发生了改变。2014年2月,武汉爱乐音乐学校校长康丽前往四川大凉山布拖县,将67个山区孩子(绝大多数是孤儿或者单孤)带到了武汉,免费为他们提供教学和食宿,在2014年底已经增长到93人。这所全日制中专音乐院校如今像是一个公益福利院,孩子们都叫她“康奶妈”。


康丽所创办的学校曾经十分辉煌,但她的事业在1999年遭遇重创,其用全部资金购买的土地遭到强占,导致她的校舍被毁,走上了搬迁办学的艰难道路。康丽已经搬迁6次,这导致她的学校难以招收可以支付正常学费的孩子。之所以还不放弃,是因为她不能丢下身边这些从四川带来的孩子。2008年,她第一次前往地震灾区,被眼前场景震撼,从那时起,就和四川的孩子结下了不解之缘。


11岁的特觉么有扎是爱乐音乐学校里的一名普通学生,康校长给可爱的她起了个绰号,名叫“小布丁”。“小布丁”母亲在她3岁时就因病过世,父亲在天津打工,家中常年无人。在爱乐,她成为了合唱团的一员。


孩子们之前非常想回家过彝族年,然而很多孩子在回家后仅仅3天,就希望返校。在布拖县绝大多数山村里,都是土砌成的房子,漏雨漏风。当地人会把猪圈安在房内,牛粪堆在院口,味道刺鼻,整个家中找不到让人坐下的位置。“小布丁”家的“二楼”堆放了很多干柴,阁楼就是储藏间,摇摇欲坠,几乎撑不住两个人的重量。


在“小布丁”家的墙上,歪歪扭扭写着一些字,读上去不太通顺。小布丁的哥哥告诉我,他想写的是:“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小布丁的哥哥今年17岁,在外做搬运过,一个月收入2000元左右。在教育非常贫乏的当地,他的言论算是让人眼前一亮。对于妹妹去武汉读书,他非常欣慰:“希望她能够上大学,圆我一个梦。”


吉伍么色格和她的妹妹吉伍么日格居住在洛子村,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她们父母双亡,问她们父母怎么过世,都说“不太清楚”。在凉山自治州很多地方,由于吸毒、艾滋、车祸以及生孩子贩卖等原因,大量青壮年劳动力死亡,导致孩子、老人无人照看。


色格的家中一贫如洗,甚至没有一张像样的床铺。


过年期间,很多在外打工的当地人都会回家。今年14岁的孤儿吉伍土哈也早早加入了打工的队伍,家中只有奶奶,没有上过一天学。土哈在乌鲁木齐帮农场主摘棉花,一天赚上40-60元。彝族童工问题早已不是新鲜事,每年都有包工头来当地村里征召劳力。听色格讲述在武汉的故事,他觉得是天堂。


色格和之前讲到的色扎是表姐妹,她们回家最开心的事情是在家后面的“小河”嬉戏。当地温差很大,即使是11月底,中午热起来人可以穿件短袖。小河是当地的生命泉,喂马喂牛,日常洗衣,都在这条河里。


经过三日行程,孩子们从深山里坐上了成都开往武汉的Z124次列车。第一批反汉的孩子共69名。在媒体力量的推动下,布拖县教育局决定和康老师的学校合作,为在武汉读书的孩子提供补助,并邀请在盛夏的时候,康老师能够将孩子带回布托,在当地教学。能够回武汉,色格色扎脸上洋溢着幸福。


从山里走出来的孩子只是九牛一毛,却让人看到希望。和在当地山里走不出的孩子相比,色格、色扎、“小布丁”们是幸运的。或许只有看到这里,人们才能理解,64岁的康丽用她的老年时光带出这批孩子,显得多么可贵。

专题作品(二):截肢小男孩跳催泪小苹果


2015年初,4岁的截肢男孩小峰在病床上的一段“小苹果”舞蹈,戳中了国人泪点。这个湖北恩施贫困山区的小男孩不幸因车祸双腿截肢,早早开始承受人生的苦难。但他却成为身边每一个人的开心果,并通过自己热情洋溢的舞蹈,感染了更多素不相识的人。


从出事到现在,近两年的时间里,小峰共接受了10余次手术,家里欠下十几万外债。由于小峰受伤严重,加上是疤痕体质,导致尿道狭窄,不能正常排尿。医生说,他的治疗好比一场持久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小峰出事的时候,张喜玉正好怀着二胎,本来不准备要这个孩子,但小峰的事故让她选择生下二胎。如今这个才一岁多的弟弟成为小峰最好的玩伴。


在家的时候,小峰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和弟弟比谁跑得快,而他往往都是胜者。小峰还喜欢一切交通工具:汽车、火车、飞机,好心人来看望他时往往都会带上这些。


由于长时间用手代替脚,孩子的手心全是茧,而且臂力惊人。


原先,从恩施到武汉的动车没有开通,张喜玉带着孩子来武汉中南医院看病非常麻烦。如今动车从巴东过,给她节省了不少时间。现在孩子和妈妈长期住在中南医院泌尿外科的病房里,受到了医院医生和护士的百般照顾,为他们减免了大量住院费。但孩子还需要承受成人都难以忍受的痛苦——每周一次的尿道狭窄扩张术。疤痕体质给小峰带来了无尽痛苦,目前外伤已经愈合,但留下了巨大疤痕。同时尿道内部也不断堵塞,这种斗争可能会持续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也因为尿道堵塞,孩子安装假肢的困难比普通人大很多。


也许是过早的磨难让孩子变得坚强、乐观。在中南医院泌尿外科的护士站里,没有人不喜欢这个脑袋大大、眼睛圆圆的孩子。一有时间,护士们就会过来陪伴小峰。给他买玩具、零食,逗他开心。小峰喜欢别人抱着他转圈圈,他说有飞的感觉。而医院的护士们说,真的希望上天能给他一双翅膀。那个时候孩子和妈妈吃住都在医院,一天大约就10块钱的饭钱。每周一孩子要做疏通手术,还要打三天消炎针。长期打针,孩子的手背上已经有一块疤痕,这和他的体质有关。但小峰已经不会哭了,可张喜玉还是很揪心。


小峰的故事通过图片和视频传到了全国,让他的命运发生了重大改变。热心网友通过公益平台捐助了50多万元的善款,湖北省的领导、中国残联的领导也开始关心孩子未来的命运,航空公司还将孩子带上了飞机驾驶舱,让他体验别的小朋友都没有机会体验的经历。


4月开始,为孩子打造的硅胶模具已经成型,孩子开始在上面练习站立的姿势。这样的训练大概持续了一周左右,小峰每天都要在硅胶套里“站”上好几个小时,来习惯这种感觉。好在墙上有一台电视,里面播放的动画片可以让孩子度过这些枯燥的时间。


4月18日,康复中心第一次为小峰安装上了全套的假肢模型,孩子康复的最关键时期到来。经过大约1周的训练,孩子已经可以自信地让康复师和他保持距离,自己在器械上进行步行训练了。


在康复中心呆了一个月左右,孩子和康复师已经成了好朋友,最听他们的话。


如今帮助他训练站立的器械,已经成了他的双杠。兴致来了,他会给人们表演一个倒立,就像在病床上时一样。


康复师还会进行踢皮球的训练,锻炼孩子的双腿反应能力。今年7月初,孩子已经完成了在康复中心的训练,已经可以适应独立行走了。目前孩子已经返回恩施老家,孩子的妈妈张喜玉希望,穿戴上假肢的小峰能够融入学校,他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图片来源:“寻找中国青年玛格南摄影师”摄影比赛马路遥投稿作品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QQ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飞信 分享到豆瓣网
东方IC服务: 东方IC新闻中心 | 东方IC创意图片 | 东方IC微利图片 | Imaginechina
任何文字与图片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影像,侵权必究!如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copyright@dfic.cn 商业洽谈:marketing@dfic.cn 电话:021 - 62724590
版权所有©上海映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运营方©上海映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090396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