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事第八季:全民股事 正式上线

2015-08-26

股市犹如一座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却想出来。前面是一去不返的“悬崖”,还是柳暗花明的“转弯”,没有人知道答案。但这并不影响来来往往的股民,受够了折腾想金盆洗手的不乏其人,怀揣着黄金梦正跃跃欲试的“小鲜肉”却也比比皆是。


武汉市按摩医院内有一盲人按摩师胡迅,1997年一位顾客拉他炒股,之后便无法回头,相继投入20余万在股市。午餐时间胡迅拿出手机听股票行情。


34.4%的90后大学生都有一顶“股民”的帽子,在他们看来,股市就如同一个大课堂,既能满足他们追捧新鲜事物的好奇,也从中收获了实实在在的经验。图为上海大学的学生们在研究股票。


小雨,21岁,正在武汉的一所大学读大三,今年开年,她在长江证券开了户,开始了真正的炒股之旅。炒股的资金是一年的生活费,1万块,钱不多,主要是想锻炼一下自己,平时短线操作为主,买股票主要靠家里人指点,平时每天会固定看财经和政治方面的新闻,了解时事,顺便做一些笔记。图为小雨在寝室里研读炒股理财书籍。

拆迁,彩票,股市,说起中国人最不费力的致富方式,很多人脱口而出的当然是这样的答案,而中国股市,显然就成了眼下最具争议性的No.1。专业如何不重要,何种职业无所谓,甚至经济和金融基础常识似乎也不是必需品。不管是谁,都能在股海中找到自己的归属,都能总结出一套属于自己的赚钱理论。


1994年出生的冯硕是上海一名法学院的学生,他自称“股二代”,在炒股氛围浓厚的家庭长大,从小耳濡目染,自认为比新入市的“韭菜”们经验丰富一些。今年年初,冯硕的妈妈放心地把自己的账户交给儿子打理,半年过去,冯硕不仅填平了妈妈过去几年亏损的好几万,还多赚了六七千,解决了自己学习和生活的费用开销。了获取最新的消息,冯硕养成了每天看新闻的习惯。


97岁的杭州桐庐县老人施坤森有着18年的股龄,被称作“股神”。他神奇地在今年6月16日选择“清仓”,躲过了6月19日和6月26日的两次暴跌,其经常光顾的证券所营业部很多股民因追随他也得以幸免。这更让这位老人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2015年4月,A股市场放开“一人一户”限制,自此投资者的开户热情一触即发,带来了证券公司之间多元化的竞争。各家券商为了抢占业务切入点,以“一人多户”为发展客户数量的契机,在开户工作上投入了巨大精力。图为证券公司营业点,一位客服正在处理客户的咨询电话。

中国股市的这把火,从2014年底烧到2015年5月,一直烈焰熊熊。大盘一路高歌,中国全民入市,即使2015年5月28日的大盘高台跳水摆在眼前,新开户者仍大排长龙。“股市坚挺着,开户正当时……”然而,这种疯狂的信心言犹在耳,2015年6月,股民们便被过山车似的行情惊出了一身又一身的冷汗,摆在眼前的是一轮接着一轮的暴跌,不管是大叔还是鲜肉,都未能逃过此劫。


“炒股村”陕西兴平南留村,村民聚在村支书南栋梁家的“交易大厅”里,盯着面前一个50多英寸的大液晶显示屏,还有数个显示器,上面红红绿绿的几条曲线走势着实让人揪心。


碎片时间里淘金,杭州市萧山前进街道股民小宇抱着熟睡的宝宝在炒股。


股市的每次升跌都牵动着许多中国人的神经,在市中心一茶楼下搽皮鞋的杨婆婆也是如此,在休息的空隙,她摸出大屏智能手机,用黢黑的手指滑动屏幕关注今天的收益。

虚幻的K线,是高层和操盘手们的游戏;触手可及的却是交易大厅里一边盯着屏幕一边吃着自带盒饭的老人。什么是“中国式”炒股?摄影师用镜头记录下身边最真实的故事,历经半年的潮起潮落和喜乐悲欢,东方IC独家策划专题中国城事第八季——全民股事告诉你,“围城”是怎么建成的!


北京的一家证券交易所内,股民正在打牌,大厅内的座椅是天然的牌桌,电子屏幕上起伏的K线没有扑克上的数字来的有吸引力。


桌板老旧失修,电脑也没有更新换代,北京的交易所,多年来都是一层不变。连带着老北京的股民口袋中的财富也增增减减,没有半丝波澜,空荡荡的大厅里,穿着T恤的男子索性拼了凳子睡起了午觉。

图片来源:东方IC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QQ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飞信 分享到豆瓣网
东方IC服务: 东方IC新闻中心 | 东方IC创意图片 | 东方IC微利图片 | Imaginechina
任何文字与图片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影像,侵权必究!如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copyright@dfic.cn 商业洽谈:marketing@dfic.cn 电话:021 - 62724590
版权所有©上海展宇网络图片设计有限公司 运营方©上海映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090396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