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格南“近至无间”诚意特卖

2015-10-30

还在为错过了玛格南图片社上一次签名照片大特卖活动而后悔?这次,在欢度万圣节、喜迎双十一之际,玛格南图片社第二波限时优惠活动又来啦!玛格南在世的摄影师们每人将选出一张最能诠释本次主题的作品并附上亲笔签名。粉丝们只要用100美元就能够买到一张印刷尺寸6*6(即15.24cm*15.24cm)博物馆典藏级别的玛格南摄影作品。

本次活动的主题“Up Close & Personal”,玛格南官方形容为“intimate”,暂且译作“近至无间”,选取的作品将都是玛格南在坚持历史视界与宏大主题之余对生活本真的一次审视与皈依。摄影师们撷取那些看似琐碎的片段,定义他们各自理解的亲密关系——人与人之间的羁绊与牵念,以及那些真情流露稍纵即逝的瞬间。无论是静谧至静美的黑白灰,或是涌流如时日回溯的色彩印象,一脉柔情至深,在光影中凝做永恒。

“Up Close & Personal”部分作品赏析



“夜色下的孟买达拉维贫民窟,独自在婚礼彩灯下嬉戏的小女孩。平心而论,这并不是我所拍摄过的最亲密最未经雕饰的照片,却有着它微妙的温柔的魔力,你发现你离那女孩子是如此之近,近得仿佛可以共享那小小心灵的片刻天空。”——Jonas Bendiksen


“今年,我花了两个月在古巴拍摄这些夜猫子,他们白天没有工作,晚上则是夜店里呼风唤雨的DJ。刚认识的时候,我们对彼此都特别好奇,渐渐地这种情绪进化成了一种亲近,我发现他们年轻,机智,并且是一群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和所有他们的同类一样,他们热爱自已的祖国,却又同时怀有不可名状的抵触。对我而言,他们是我按下快门的灵感,对他们而言,我是他们与真实世界的桥梁,双赢的契机在无形中让我们变得亲密无间。曾经有一个牧师这样告诉我,人们渴望发出声响,渴望让世界闻得他们想法,而非认得他们的脸庞,因为容貌总是太过直接,太过直面。然而我的生涯却告诉我,面对面的交流往往能编织更深沉的羁绊,这种羁绊让容貌不再重要,将世界抛之脑后,唯彼此的身影清晰可见,至亲无间。”——Michael Christopher Brown


“在掌镜拍摄人像时,若是需要画面更私密,包括拍摄裸体,其实不必让观众在作品中看到被摄者的全身。有时,一点精彩的小暗示或一处看似不经意的细节,就能在一瞬间燃起观众的想象力,将作品从单纯写实的窠臼中解放出来。由此,这幅作品在他们看来将会更真实,乃至回味悠长。”——Elliott Ewitt


“在这张照片里,父子之间的亲密一览无遗,而这种亲密感也延伸至捕获这一瞬间的摄影师身上。正是因为摄影师及时按下了快门,这种亲密感藉由影像得以永存,无论何时何地,当人们看到这张照片,就能从中体味到这种亲密无间的感觉。这个家庭在物质上并不丰裕,但在感情上极为丰沛,家人之间彼此互爱、互信,正是这种情感驱去现实生活所施加的恐慌。他们在彼此的陪伴之中享受着家中舒适、轻松的氛围,没有什么比这更为珍贵。”——Steve McCurry


“拍下这张照片的那年,我其实只在纽约待了三周,那是无比忙碌的三周,因为有玛格南年会要参加,但我还是去了某个水族馆,然后又来了这个水族馆——康尼岛上的纽约水族馆。当时我带着我11岁的女儿Marie,那是我们第一次遇见这头白鲸,当时我们并不知道,她就是“白豹”,是那部著名的记录片《为了世界的继续》里那头史诗般美丽的白色生物,这部记录片是人道主义导演皮埃尔-佩罗当年的杰作。更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后来,在人生的某个节点,皮埃尔成了我的密友,他真的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导演。在岁月的沉淀里,这张照片愈发显得弥足珍贵,它是我生命里羁绊的桥梁,连结着我深爱的女儿,和那头完美的生物,以及潜意识里,我至交的朋友,我们分享着彼此对人道主义的执着,和对记录片不灭的热情。”—— Jean Gaumy


“摄影的世界里没有妥协,唯有不断逼近的生命的极限,和仿佛如饥似渴汲取的这个世界。于我而言,摄影是一场悖论的源头,因为它既是过程亦是结果,它是一种欲望的宣泄却往往引爆更深的渴望。活着,爱着,想着,熬着,什么都不再足以填充生命,人或至圣,反则成魔。”—— Antoine D'Agata


“在音乐会上拍摄詹尼斯-乔普林是我的一段私人经历。当我透过相机上的取景器注视着她时,我能感知到我们之间的牵绊。乔普林的表演如此狂放、热烈,从1968年我向着舞台上的她按下快门的那一刻起,她在聚光灯下的歌哭音容于我始终回响心间。她激昂的嗓音撼动全场,我曾经将她歌声里蕴藏着的无穷力量视作自己摄影之路的标杆,当我以相机捕捉到某个瞬间,我希望这张照片里的力量能让观众为之感动,一如她曾经令一个时代为之痴狂的歌唱。”——Paul Fusco


“我在阿拉巴马州莫比亚城的郊外拍了这张照片。当时我刚采拍完2010年海地那场导致150,000人丧生的大地震,我的小伙伴Christian跟我坐飞机去迈阿密。一路上我很沮丧,因为自己拍摄的照片根本无法向世人展示出这次地震造成的破坏是何等巨大。摄影让我感到惶恐,它是如此宏大,相较之下我的渺小自不待言。我们决定去新奥尔良,我感觉这是回家之前一场绝佳的涤罪之旅。Christian的另一位小伙伴加入了我们,我们一路向北前行。当我们快到阿拉巴马州边境时,Christian加速驶过,去接一位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她是个搭顺风车的旅行者。当我们驶近,她另外两名旅伴以及他们的狗从树林里跑出来,直接跳上我们车里。我们停在一间建在高桩上的棚屋酒吧外面,那是在莫比亚城的郊外,我们一起打桌球。后来,他们说会在半途上跟我们告别,因为他们之中有个家伙在新奥尔良惹了点麻烦,对于回去那里必须小心行事。在离开那家酒吧后,我拍了这张照片。那女孩为了坐得舒服点,往前略略俯身,有几缕秀发滑下来挡在眼前。彼时正是午后,夕照穿过云层,余晖覆满视界。我拍了几张照片,那些决定性的瞬间稍纵即逝,甚至在我注意到它们之前就已是匆匆掠过。”——Peter van Agtmael


“这幅作品是1977年拍摄威尼斯的圣克莱门特精神病院所得。透过窗户,我看到室内空寂无人。我无意寻索,不过是按下了快门,然后离开。”——Raymond Depardon


“何需赘言?”—— Abbas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QQ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飞信 分享到豆瓣网
东方IC服务: 东方IC新闻中心 | 东方IC创意图片 | 东方IC微利图片 | Imaginechina
任何文字与图片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影像,侵权必究!如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copyright@dfic.cn 商业洽谈:marketing@dfic.cn 电话:021 - 62724590
版权所有©上海映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运营方©上海映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090396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