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火车的人

2016-01-07

“Staff riding”是Katlehong的当地俚语,指的是当地一种类似于将扒火车与冲浪游戏或是跑酷相结合的冒险运动,在约翰内斯堡很常见。

Katlehong是南非最大的城镇之一,曾在当地反抗种族隔离的民权斗争中居于重要地位。当地绝大部分人口属于黑人,其中涵盖了多个民族,南非官方规定的十一种工作语言在这座城镇上都能听到。在约翰内斯堡打工的工人们曾把这座市镇的城区视作他们的宿舍区,但在后来,贫困开始在这里肆意蔓延,当地出现了大片棚户区,失业率逾50%,据报道,失业率曲线的峰值还继续升高,主要是因为当地15到25岁年龄层的人群居于失业率峰值处。


“Staff riding”经典招式。


“Staff riding”经典招式。


当地年轻人正在紧张的“火车跑酷”过程中。


Germiston火车站,是约翰内斯堡当地最大的铁路汇合点之一。

“Staff riding”是当地俚语,指的是当地一种类似于将扒火车与冲浪游戏或是跑酷相结合的冒险运动,在南非倏然蹿红,青少年对此尤为热衷。据统计,最积极投身于此项运动的都是25岁以下的当地青年,他们对冒险的渴望时时躁动,让他们憧憬着要成为追火车的人,甚至身体力行要完成那些高危的高难度动作。截肢乃至死亡对于沉湎其中的人而言绝不陌生,但比起这疼痛、残疾乃至死亡,畅享这样一场冒险的快感却胜过一切。


“Staff riding”经典招式。


“Staff riding”经典招式。


“Staff riding”经典招式。


“Staff riding”经典招式。


搭乘火车回家的年轻人。

历史上,这列火车曾是本地与约翰内斯堡之间至关重要的连系,是一道交通命脉线,让当地的火车公司Prasa Metrorail一度赚得盆满钵满,而这家公司也成立了南非国内一家颇有名气的基金会。这列火车与当地人之间的连系强烈得连时光也无从淡却,但随着经济衰退以及生活观念上的变化,“Staff riding”渐渐开始成为本地一种特殊的文化现象。


Chabedi Thulo今年22岁,是约翰内斯堡当地最著名的"火车跑酷"高手之一,由于当地约一半人口属于15至25岁这一年龄段,他目前处于失业状态。


Chabedi Thulo与朋友在一面墙前面练习跑酷。


"火车跑酷"高手在高处俯瞰全镇。


Sibusiso Linda由于在追火车中不慎触碰到高压线而重伤,导致不得不接受截肢手术。图为他的假腿,摄于他父母家中。


当地年轻人在路旁吞云吐雾,但他们抽的是大麻烟。


约翰内斯堡,索韦托,海克特·彼得森纪念馆。海克特·彼得森是1976年索韦托起义中最早牺牲的学生之一,年仅13岁。


Edi Linda今年31岁,与朋友一同创立了一个针对当地热衷于“火车跑酷”的年轻人的组织。

图片来源:Marco Casino/LUZ/东方IC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QQ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飞信 分享到豆瓣网
东方IC服务: 东方IC新闻中心 | 东方IC创意图片 | 东方IC微利图片 | Imaginechina
任何文字与图片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影像,侵权必究!如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copyright@dfic.cn 商业洽谈:marketing@dfic.cn 电话:021 - 62724590
版权所有©上海展宇网络图片设计有限公司 运营方©上海映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090396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