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米亚:从今生望见前世

2016-05-04

克里米亚共和国,曾是乌克兰领土的一部分,位于乌克兰南部一路延伸入海的半岛区域,扼守着黑海与亚速海之间的航道,地理位置极为优越。早在俄国沙皇当政时,人们已认识到克里米亚半岛的军事意义;而当俄罗斯的国运被交付在苏维埃政权手中时,当地优美的自然风光让苏维埃精英分子们与沙皇时代的俄国人一样难以抗拒,克里米亚半岛在作为军事要塞之余,也是人们心仪的消夏度假胜地。



塞瓦斯托波尔(克里米亚半岛西南岸港市),孩子们正在堤岸上嬉闹玩耍。


克里米亚,沙滩上的游客们正在享受滨海假日。

田园风光与滨海风情终是消解了历史上那以硝烟与尸骨写就的伟业,曾经的离乱与颠簸,都留做一个纠缠至今的死结,牵绊间犹然刺心。这里本是苏维埃的应许之地,却成为俄乌冲突中随时可能爆炸的火药桶。


克里米亚南部港市雅尔塔,海滨即影。


克里米亚,游客们正在享受天然温泉水浴理疗。


克里米亚,当地著名的电子舞曲音乐节现场即影。

克里米亚半岛历史上的纠葛,可追溯到几个世纪前:历史上,沙俄于1783年吞并了克里米亚半岛,彼时正值叶卡捷琳娜大帝当政,这位女主以高傲不逊古罗马将领凯撒的宣言让全欧洲为之战栗,沙俄成为一台让邻国闻风丧胆的战争机器,一路碾过黑海沿岸地区,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统治一路持续到1954年,直到苏联在赫鲁晓夫的授意下将这片土地划作乌克兰领土。


塞瓦斯托波尔(克里米亚半岛西南岸港市),胜利日庆典即影。


塞瓦斯托波尔(克里米亚半岛西南岸港市),俄罗斯黑海舰队演习。


塞瓦斯托波尔(克里米亚半岛西南岸港市),乌克兰水兵正在进行生化攻击演习训练。

克里米亚的港口城市塞瓦斯托波尔曾是主要的海军基地,据说在苏联时代俄罗斯黑海舰队就驻扎在当地。但在苏联解体后,黑海舰队分成两部分,各由俄罗斯与乌克兰自行管理。这看似是一次公平的分配,但事实上黑海舰队在苏联解体后还是继续赖在塞瓦斯托波尔,这自然成为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最剑拔弩张的焦点之一。2008年,俄格冲突爆发,乌克兰亲西方的前总统尤先科为声援格鲁吉亚,不惜在黑海舰队驻扎的塞瓦斯托波尔港口设置各种障碍,一度让克里米亚半岛局势变得极为紧张。


塞瓦斯托波尔(克里米亚半岛西南岸港市),当时正值胜利日庆典,本地历史俱乐部的成员分别穿上红军与德军的制服来举行纪念仪式。


塞瓦斯托波尔(克里米亚半岛西南岸港市),俄罗斯男孩正在参加由哥萨克人在市郊举行的夏令营活动。这种活动往往带有民族主义色彩,甚至还会提供军事训练。

克里米亚的命运一向与俄罗斯紧密相连。当布尔什维克革命在俄国取得胜利后,克里米亚半岛成为俄罗斯境内一处自治州。20世纪40年代早期,德国纳粹军队的铁蹄踏过克里米亚半岛,二战让当地人民饱受离乱之苦。


塞瓦斯托波尔(克里米亚半岛西南岸港市)一处鞑靼人社区。


塞瓦斯托波尔(克里米亚半岛西南岸港市)一处鞑靼人社区。


克里米亚,俄罗斯东正教主教现身于当地一处修道院。

但更恐怖的苦难同时降临在这片土地上:1944年,斯大林认为克里米亚半岛上原住民的鞑靼人有通敌嫌疑,便下令将克里米亚境内所有鞑靼人驱逐出境,流放到中亚或西伯利亚去。他们之中有许多人惨死在这场浩劫之中,幸存者直到苏联解体后才得以返回故乡。彼时,当他们回到克里米亚,他们面对的不仅是一个独立于俄罗斯疆土之外的乌克兰,还有恶劣的居住条件及居高不下的失业率。


克里米亚,当地著名的电子舞曲音乐节现场即影。


克里米亚,当地著名的电子舞曲音乐节现场即影。


克里米亚,当地著名的电子舞曲音乐节现场即影。

鞑靼人的锋芒、拜占庭帝国的荣光,一切都随同历史的翻覆一并逝去,这里曾是苏维埃政权的应许之地,曾承受过万千争夺与厮杀,此际却又再现风起云涌。


塞瓦斯托波尔(克里米亚半岛西南岸港市),妇女们在胜利日庆典上齐唱怀旧老歌。


克里米亚,一位正举着苏维埃旗帜的老兵。

图片来源:Yuri Kozyrev/Noor/东方IC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QQ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飞信 分享到豆瓣网
东方IC服务: 东方IC新闻中心 | 东方IC创意图片 | 东方IC微利图片 | Imaginechina
任何文字与图片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影像,侵权必究!如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copyright@dfic.cn 商业洽谈:marketing@dfic.cn 电话:021 - 62724590
版权所有©上海展宇网络图片设计有限公司 运营方©上海映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09039627号